部分请求思考

2023-01-24

1 引言

江苏高院公报载过这样一个案例, 原告与被告因合同纠纷诉至法院, 原告诉称其应当获得的居间报酬总计为1050万元, 而被告仅在前诉中支付了26.5万元, 故请求判令被告给付剩余居间报酬中的98万元。法院在判决中提到, “即便将同一争议标的分割起诉, 法院只能认为其所争议之‘事’已经诉讼处理, 其也不能就所谓的被切分之其他部分再行诉讼”, 最后以裁定驳回了原告的再审申请。 (1) 这样的案例在实践中也屡屡发生, 其就是部分请求最为典型的一种案例模式。一般认为, 部分请求是在民事诉讼中, 对于金钱或者其他在数量上可分的给付请求, 原告就其中的一部分债权起诉, 待判决确定后, 再对债权的剩余部分再行起诉的一种民事诉讼请求方式。

2 各学说之争

对于部分请求的思考发端于德国, 日本在继承德国的基础上又进行了精细入微的思考。虽然域外国家对于部分请求的思考由来已久, 但并没有形成一个确定的结论, 学者们众说纷纭, 主要形成了“全面肯定说”“全面否定说”与“折中说”三种观点。

2.1 全面肯定说

全面肯定说主要基于“私权自治”和“实体法认可债权的分割”这两个理论基础来构建的, 只要原告提出的请求是客观意义上的“部分请求”, 不论原告是否明示自己的部分请求, 也不论前诉的判决结果是否胜诉, 即允许这样的请求方式。

2.2 全面否定说

全面否定说主要基于“纠纷的一次性解决”、“避免被告多重应诉的讼累”、“避免案件重复审理”等理论基础进行思考的, 新堂幸司还谈到在诉讼系属的过程中原告就应当可以预测出法院的裁判结果, 如此一来原告只需通过在诉讼中扩张请求的方式就能够做出应对, 而不必将剩余请求拖入后诉当中。

2.3 折中说

折中说即附条件的承认可提起部分请求, 对此主要有三个限制性的条件:第一, 是否明示自己的请求是部分请求。如果原告在诉讼中明确表示其诉讼请求是部分请求, 则被告和法院就会有心理准备, 同时被告若认为原告仍存有剩余部分债权不妥当时, 可提起确认剩余债权不存在的反诉。第二, 在前项基础之上, 根据前诉的诉讼结果的不同决定后诉是否可以提起。若前诉被法院认可, 在该诉讼中原告当然不需要对“剩余部分债权的存在及其额度”进行主张及举证, 因此剩余部分请求未被遮断;若原告败诉, 则原告为了获得部分请求中的诉求债权而存在着“必须对包含剩余部分在内的债权进行主张及举证”的必要, 当原告在部分请求中败诉时, 其剩余部分请求也被遮断, 则后诉不适法。第三, 在前两个条件的基础之上, 有学者提出原告若要提起部分请求, 还需向法院说明基于何种理由要分割债权分开起诉, 若理由不正当, 则有滥用诉权之嫌, 法院将予以驳回。

德日两国中, 德国的态度最为宽松, 其是趋近于全面肯定说, 只对默示承认部分请求时, 若原告的默示部分请求被解释为前诉裁判是对全部债权作出, 或原告自己将对请求额的判断被解释为委托给法院裁量等情形时, 后诉才不允许提起。日本判例所采用的观点是折中说, 从一开始认为若原告明示指出自己提起的第一个诉中的请求是部分请求, 则对剩余部分的请求原告仍有权提出, 到后来判例的立场发生了变化, 当在部分请求中败诉的原告提起再诉时, 只要不存在特别的事由, 应当认定这种再诉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 因而不允许原告提起这样的再诉。

3 对各学说的思考

在细致分析各个学者提出的观点当中, 有这样一种现象, 很多学者都是在明确自己对待部分请求的态度之后, 再谈及诉讼标的和既判力的范围, 但对于为何诉讼标的是部分请求或全体债权的理由论述却稍显薄弱。正确的逻辑思路应该是先明确识别诉讼标的的标准, 对既判力体系有深入研究和统一认知, 对中国现行本土民事诉讼设置目的进行了解之后, 再有逻辑地对部分请求体系进行理论构建。

研究部分请求, 不单单只是研究部分请求本身, 部分请求中涉及中国民事诉讼的目的理论、诉讼标的理论、既判力理论, 以及随之引发的诉讼时效中断与过失抵销的问题, 对这些前提性问题中国学界仍处于争论当中, 因此用这些不完美的体系去试图构建另一个体系, 恐怕是有些困难的。基于这一考虑, 人们不妨先适当跳出理论的牢笼, 结合中国的司法实践对各学者提出的论证理由一一反思, 以期寻求妥当的结果。

首先, “全面肯定说”主要是将实体法与程序法直接对应而得出的结论。实体法的规定讲求的是纠纷的正当解决, 程序法则在此基础之上考虑效益的问题, 二者不完全等同。所以, 对部分请求的分析, 将实体法与程序法直接对应的做法是错误的。而且, 在中国目前整体国民素质水平还不够高的情况下, 一旦全面肯定分割债权进行诉讼, 权力滥用的情形必然会有很多, 究竟分成多少次进行诉讼是适法的呢?

其次, “折中说”中对可以提起剩余债权请求附加了三个条件, 一是明示。人们试想, 如果双方确实存在债权债务纠纷, 原告分次进行起诉, 但被告对整体债权的数额以及偿还方式等存有异议, 但是并不否认债务的存在, 此时被告对整体债权的异议法院是否要进行审查?一旦审查就是对全体债权要进行审查, 那么此时提出部分请求的意义何在?二是胜诉。胜诉抑或是败诉是法院裁判的结果, 为何会影响后诉是否被遮断?且如果原告胜诉, 则在法庭审理的过程中加上律师的辅助, 原告一定可以预测到法院的裁判结果, 此时完全可以进行请求的扩张, 为何还要赋予原告提起第二次后诉的权利, 这对被告是否有失公平?

4 结语

综上所述, 随着立案登记制的推行, 各基层法院的审案压力越来越大, 法院在保证公正的同时, 也要注重案件的审理效率, 分次进行诉讼必然会严重损害诉讼效率, 并且, 为解决不同学说之间与诉讼时效中断、过失抵销之间不协调不合逻辑的冲突, 采用全面否定说更为妥当。需要注意的是, 对于分期履行之债、连带之债等情形, 法律本身已经规定可以分次起诉, 所以不在全面否定说的涵盖之列。

摘要:在司法实践中, 有关部分请求的案件屡屡发生。结合德、日两国较为成熟的研究成果, 可将部分请求的学说划分为“全面肯定说”、“全面否定说”、“折中说”三大阵营。立足中国本土现状和司法实践, 采用“全面否定说”更为妥当。

关键词:部分请求,诉讼标的,债

参考文献

[1] [日]高桥宏志.民事诉讼法——制度与理论的深层分析[M].林剑锋译.北京:法律出版社, 2004.

[2] 袁琳.部分请求的类型化及合法性研究[J].当代法学, 2017.

[3] 黄毅.部分请求研究[D].重庆:西南政法大学, 2014.

[4] 蒲菊花.部分请求理论的理性分析[J].现代法学,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