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c与cvc优缺点表格

2023-06-21

第一篇:picc与cvc优缺点表格

表格教案的优缺点

一年组 优点:能把教案的整体结构罗列清楚,划分明确。教师的主导作用与学生的主体作用体现突出。

改进建议:

1、因为表格的大小限制书写内容。

2、导入环节没必要分开,作业部分空白太大。

3、教学目标应细化成三维目标。

第二篇:PICC导管脱落防范与应急处理

防范措施:

(1)导管必须妥善固定,由制管者做好标记,详细记录管道名称、 留置时间、部位、长度,发现异常,及时处理。

(2)加强对高危患者(如意识障碍、躁动、有拔管史、依从性差的患者)的观察,作为重点交接班内容详细交接。

(3)做好患者及家属的健康宣教,提高其防范意识及管道自护能力。

(4) 严格遵守操作规程,治疗、护理中动作轻柔,注意保护导管,防止导管脱落。

(5)加强培训,提高护士防导管脱出移位的风险意识。穿刺时尽量避开肘窝,以透明敷料固定体外导管,也可使用固定翼加强导管固定;更换敷料时,避免将导管带出体外。 处理措施:根据脱落导管的原因采取相应的措施,查找原因,做好记录和交接班,防止再次脱管。

(1)导管部分脱出:观察导管脱出的长度,用无菌注射器抽回血,如无回血,报告医师,遵医嘱用肝素钠液活尿激酶通管,如导管不通畅则拔管;如有回血,用生理盐水冲管保持通畅,重新固定,严禁将脱出的导管回送。

(2)导管完全脱出:测量导管长度,观察导管有无损伤或断裂;评估穿刺部位是否有血肿及渗血,用无菌棉签压迫穿刺部位,直到完全止血;消毒穿刺点,用无菌敷贴覆盖;评估渗出液性状、量;根据需要重新置管。

(3)导管断裂:如为体外部分断裂,可修复导管或拔管。如为体内部分断裂,立即报告医师并用止血带扎于上臂;如导管尖端已漂移置心室,应制动患者,协助医师在X线透视下确定导管位置,以介入手术取出导管。

应急处理程序:发生脱管→应急处理并报告医师→协助医师处理,必要时重新置管→密切观察病情变化→查找原因→做好记录及交接班→防止再次脱管。

放射性皮炎防范及应急处理

防范措施:及时准确评估患者情况,对患者及家属进行预防放射性皮炎的健康教育,强化对老人的宣教。

(1)必须选用开衫全棉柔软内衣,修剪指甲

(2)保持放射野皮肤清洁干燥,勿用肥皂擦洗,清洁时使用柔软毛巾温水轻轻沾洗

(3)勿自行涂药及骚抓摩擦刺激,皮肤脱屑忌用手剥撕,禁贴胶布,避免冷热刺激及日晒雨淋

(4)照射区皮肤禁止注射,不宜做供皮区

处理措施:

1级:临床表现:滤泡样暗色红斑或脱发,干性脱皮,出汗减少。

处理措施:可用珍珠粉或冰片滑石粉止痒。

2级:临床表现:触痛性或鲜色红斑,片状湿性脱皮或中度水肿。

处理措施:遵医嘱停止治疗,暴露创面,用生理盐水清洗干净后,局部可用双草油或湿润烧伤膏均匀涂在创面上,保持湿润;亦可使用生物制剂,如重组人表皮生长因子,具有促进上皮、血管内皮等多种细胞生长和调节蛋白合成作用,加速创面愈合;湖南省肿瘤医院通过临床观察使用龙血竭粉剂外敷,每天1~2次,起消炎、收敛、生肌的作用,促进创面愈合,减轻疼痛,效果明显。

3级:临床表现:皮肤皱褶以外部分的融合的湿性脱皮,凹陷性水肿。处理措施:同2级反应处理

4级:临床表现:溃疡、出血及坏死。

处理措施:如皮肤出现溃烂,局部按外科换药处理,可选用溃疡贴、渗液吸收贴、清创胶敷料等换药。

处理程序:评估放射性皮炎高危患者→采取防范措施→根据放射性皮炎分期进行处理→做好记录及交接班。

药物外渗的防范及处理

防范措施:

(1)化疗前应详细了解药物特点及不良反应,识别其是发泡性还是非发泡性药物

(2)以适量稀释液稀释药物,以免药物浓度过高

(3)为保证外周静脉畅通,最好取近心端静脉给药,避开手指和关节部位,因该部位静脉靠近动脉和肌腱,易引起永久性损伤。理论上应按以下次序选择注射部位,前臂、手背、手腕、肘窝,对强刺激性和发泡性药物,一般采用前臂静脉给药。

(4)在注射化疗药物前,应抽回血来证实静脉是否通畅,给药速度约5ml/min,每给2ml左右液体应抽回血,以确定针头位置未变,并反复询问病人有无疼痛或烧灼感。

(5)静脉注射发泡性药物前,如发生生理盐水或葡萄糖外渗明显,则应另选注射部位或另侧上肢,或外渗部位侧面或近端,避免使用同一静脉的远端。

(6)如果需要注入多种药物,应先注入非发泡性的;如果均为发泡性,则应先注入稀释量最少的一种,两次给药之间以生理盐水或葡萄糖冲洗管道。

(7)对肘窝手术后或有上腔静脉压迫综合症的病人,不应选择患肢静脉给药。上腔静脉压迫综合征宜选择下肢静脉注射。

(8)注射化疗药物后,以生理盐水或葡萄糖液冲洗管道和针头后再拔管。(9)建议使用外周静脉留置针活PICC,减少药物的外渗。

处理措施:如果疑有外渗,应立即停止输注,并按以下程序处理

(1)在静脉注射给药部位尽量抽吸,以清除残留针头及皮管内的药液,吸取皮下水疱液,以尽可能出去残留液体

(2)抬高患肢,注射部位宜用冷敷,一般冷敷时间为24小时左右。注射奥沙利铂后不宜冷敷。

(3)及时用20%利多卡因4ml+生理盐水6ml+地塞米松5ml作环形封闭,同时冰敷。

(4)对注射部位应观察5~7天并作记录,包括发生时间、静脉进针部位和针头大小、估算药物外渗量、处理外渗办法、病人的主诉及局部体征等。

(5)强刺激性药物外渗建议局部封闭每8小时1次,持续3天,一般药物局部封闭1次。

(6)若局部肿胀可用硫酸镁、50%葡萄糖溶液+维生素B12+地塞米松或芦荟湿敷,也可使用水胶体敷料。

第三篇:PICC与锁骨下中心静脉置管临床对比研究

摘要:目的:比较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PICC)与锁骨下静脉置管在肿瘤患者静脉化疗中的应用效果;探讨如何减少化疗患者并发症发生率和再次静脉穿刺的发生率.。方法:100例肿瘤患者随机分为两组,各50例。采用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PICC)为观察组,采用锁骨下静脉置管为对照组。分别观察两种方法置管的一次成功率,穿刺异常及不良反应的发生率、留置时间。结果: 观察组与对照组相比较,观察和组平均操作时间短(P<0.01);总穿刺成功率高(P<0.01);不良反应发生率低(P<0.05。其中观察组静脉炎发生率为11.36%.对照组为零,两组比较,P<0.01,差异有显著性意义。对照组,也就是采用锁骨下中心静脉置管组有1例发生严重感染,有一例发生血气胸,有2例有动脉损伤;两组导管留置时间比较,差异无显著性意义P>0.05)。结论PICC与锁骨下静脉置管比较,PICC一次性穿刺置管成功率高、导管留置时间长、无严重并发症,是肿瘤患者长期化疗的首选。

关键词:经外周穿刺中心静脉置管(PICC);锁骨下静脉置管;肿瘤;临床研究

肿瘤患者要长期使用抗癌药物。而抗癌药物多为化学制剂或生物制剂,使用在细胞代谢周期各阶。它,影响蛋白质和DNA的合成,并且使血管内上皮细胞坏死。在肿瘤患者治疗中,是大剂量使用抗癌药物进行综合化疗,同时反复多次静脉穿刺。这样极易损伤血管,并直接造成机械性静脉炎并发症的发生。同时高浓度的药物引发的化学性静脉炎,给患者带来了很多痛苦。随着医学科学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先进技术、材料应用于临床。在肿瘤患者的化疗治疗中,有锁骨下静脉置管、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PICC),两种置管术。锁骨下静脉置管是从锁骨下静脉穿刺把导管头部送人上腔静脉的方法。在静脉穿刺中,穿刺其静脉解剖位置复杂,也易发生血气胸等严重并发症;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PICC)是从上肢静脉穿刺,把导管头部送人到上腔静脉的方法。我科在对肿瘤患者静脉化疗过程中,分别采取了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PICC)与锁骨下静脉留置两种途径输注并进行了观察比较。观察结果作如下报告。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09年9月~2010年9月,在我科住院化疗的肿瘤患者100例,直肠癌、肺癌、结肠癌、子宫癌等。根据患者选择的输液途径分为两组,接受PICC途径输注者为观察组,接受锁骨下静脉置管途径输注者为对照组,两组各50例。观察组,男26例,女24例;年龄15~85岁,平均45岁;置管时间15~312d,平均113d。对照组,男30例,女20例,年龄26~75岁,平均42岁;置管时间20~185d,平均115d。两组患者均为首次接受静脉化疗的患者。在性别年龄、病情、化疗方案上比较,差异克显著性意义(均P>0.05)

1.2 方法

1.2.1置管方法 观察组由研究人员一人操作,对照组需一名护士配合。观察组采用美国公司生产长度为50cm,管腔容积为0.5Mlr PICC穿刺包。患者平卧,穿刺手臂外展与躯干成直角,选择好肘部静脉、肘正中静脉、头静脉,用皮尺测量穿刺点至第三肋间的距离即管长,进行常规消毒皮肤,铺下无菌洞巾,沿静脉走向进行穿刺,将导管插入所量长度,移去导丝,连接可来福接头,穿刺点用无菌下敷料覆盖,无用菌透明贴膜固定。穿刺结束后,摄正位X线胸片确定导管位置。

对照组选用美国ARROW公司生产的单腔静脉导管1套,另备静脉切开包,无菌手套,1%利多卡因5-10 ml。。患者去枕平卧,头部向左偏侧,上肢垂于体侧略外展,锁骨稍向前,锁肋间隙张开。右侧肱骨大结节向内2cm与锁骨下1.5~2cm的连线为穿刺进针点。穿刺针指向锁骨中内1~3处。常规消毒,铺无菌洞巾,用1%利多卡因局部浸润麻醉。穿刺置管,用皮肤缝线缝合固定在皮肤上。覆盖无菌敷料。摄正位X线胸片确定导管位置。

1.2.2 导管维护 两组化疗期间每周换药两次,肝素帽每周更换一次。每天输液完毕,用生理盐水20mL行脉冲式冲管,再用肝素生理盐水5mL行正压封管。

1.2.3 评价方法 比较两组置管的成功率、导管置管时间以及并发症的发生率。置管成功是指一针穿刺成功或是3次以下的皮下探测血管;二次置管成功是指另选穿刺点穿刺,三次置管成功是指选择三次穿刺点。导管留置时间是从当日至拔管或带管出院当日计算。穿刺异常与不良反应,穿刺异常是导管堵塞、导管脱落、导管误入动脉。不良反应指置管过程中发生血气胸、静脉炎、局部感染、穿刺口渗漏等。血气胸是指穿刺后患者感觉胸闷、气急、呼吸困难,经过透视确诊;局部感染是指穿刺中皮肤发红、肿胀、疼痛;穿刺中渗漏指有少量淡黄色组织液体从穿刺口漏出。 2 结果

2.1.1 两组置管成功率比较:观察组49例一次置管成功,1例二次置管成功,一次穿刺置管成功率为98%。对照组一次置管成功23例,25例二次或两次以上置管成功,2例因伤局部动脉而停止穿刺,一次置管成功率为40%。两组一次性穿刺成功率比较,差异有显著性意义(P<0.01)

2.2 .2 两组主要并发症比较:观察组,PICC置管50例,其中并发症发生情况如下:导管感染1例、导管堵塞2例、导管异位1例。对照组,置管50例,两例因局部损伤放弃置管。其中并发症发生情况导管感染4例、导管堵塞2例、血气胸1例、动脉损伤2例。

2.2.3 两组导管留置时间比较: 观察组,导管留置平均时间为113.2±3.1,其中最长为214天,最短也有58天;对照组,导管留置平均时间为82.5±2.3其中最长为125天,最短为20天。两组在留置时间上比较,差异有显著性意义(P<0.01) 3 讨论

肿瘤患者要长期使用抗癌药物。而抗癌药物多为化学制剂或生物制剂,使用在细胞代谢周期各阶。它影响蛋白质和DNA的合成,并且使血管内上皮细胞坏死。在肿瘤患者治疗中,大剂量使用抗癌药物进行综合化疗,同时反复多次静脉穿刺。这样极易损伤血管,并直接造成机械性静脉炎并发症的发生。同时高浓度的药物引发的化学性静脉炎,给患者带来了很多痛苦。预防化疗所致的静脉炎的主要方法就是从中心静脉给药。肿瘤患者长期患病,长期治疗,,身体抵抗力下降,营养状况差,加之反复住院所需医疗费用高额。这些都困扰着肿瘤病患者。为此,国肿瘤化疗患者选择安全、穿刺成功率高、留置时间长、严重并发症少、费用少的静脉化疗工具那极为重要。

3.1 PICC导管一次置管成功率高于锁骨下静脉:观察组,使用PICC置管,导管一次置管成功率为98%,而对照组,应用锁骨下静脉置管,导管一次置管成功率为40%,PICC置管成功率明显高于锁骨下静脉置管。分析原因,PICC是一种从肘中静脉导入且末端位于上腔静脉的深静脉穿刺技术。首选的静脉是肉眼所能看见的,可以直接触及,周围无重要组织结构。因此成功率高,。锁骨下静脉位置深,周围解剖复杂,体表定位困难,故一次置管成功率低。

3.2 PICC导管留置时间长于锁骨下静脉:肿瘤患者的血管保护尤其重要,化疗护理中保护血管是护理中重要护理措施之一。肿瘤患者病程长,化疗药物种类也在增加,使用剂量也在不断增加,疗程间隔时间缩短,保护血管更是越来越重要。置管后的PICC末端位于上腔静脉,化疗药物通过PICC导管注入中心静脉,药物引起的外周静脉炎发生率便低,组织外渗性损伤要小,同时使用PICC也能消除了每次化疗的静脉穿刺的痛苦,而且PICC导管还可为部分血液检查提供标本,它能减少对患者静脉的破坏,减少穿刺给患者带来疼痛,同时也减少了局部感染机率,患者紧张心理也能减轻。患者对护理技术满意度大大提高。PICC导管虽然也易于发生静脉炎等并发症,但无严重并发症,也能经过短期治疗即可痊愈。锁骨下静脉置管发生并发症的几率高于PICC组,包括导管堵塞、导管感染、导管脱落及导管渗漏等,造成早期被迫拔管,从而缩短了锁骨下静脉置管留置时间。

3.3 锁骨下静脉置管并发症高:锁骨下静脉组的导管相关性感染的发生率高于PICC组。锁骨下静脉置管,锁骨下静脉位置深,周围解剖复杂,体表定位困难,不利于护理操作,每次输液完毕后需用肝素盐水封管,反复操作从而增加感染的机会。PICC则由于穿刺点的位置表浅,护理操作简单可行,这样感染的发生率也就较小。锁骨下静脉置管,动脉损伤也是并发症这一。对照组有2例,而而观察组则无此类并发症发生。,分析原因是就锁骨下静脉位置较深,与动脉并行,穿刺不当易误入锁骨下动脉,而PICC穿刺点在外周表浅静脉,发生动脉损伤的几率相对较小。血气胸也是锁骨下静脉置管的并发症,对照组有一例血气胸症,观察组则没有发生此类并发症。究其原因是因为,锁骨下静脉置管静脉穿刺技术要求高,操作不当,就易导致血气胸等并发症。

综上所述,锁骨下静脉置管与PICC置管各有其优点及不足。提高病患者的生活质量是医护人员的重要任务。在对病患者进行治疗和护理过程中,应着重关注患者的生活质量,有针对性地进行护理干预,让患者躯体和心理都处于较舒适、较满意的状态。病情严重的患者即使不能治愈,也要减轻他们的痛苦,提高他们的生存质量。在护理过程中预防和减轻化疗不良反应及并发症的发生是提高癌症患者生活质量的重要方面,因为癌症治疗中的副作用引起的症状,往往超过癌症本身所致的症状。相比较而言,PICC置管操作简单安全,置管时不需要麻醉及缝合,留置时间相对要长,并发症发生率低,病患者痛苦要轻,日常生活自理能力留管影响,病患者对护理的满意程度高。长期留置,也降低了患者经费的压力。总之,PICC与锁骨下静脉置管比较,是肿瘤患者长期化疗的首选。 参考文献 [1]李宁宁,刘星伟,欧春红.《不同深静脉置管方式在乳腺癌术后化疗中的应用》[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12,12(12):35-37. [2]胡歆蕾,金敏,《超高龄患者中心静脉置管与锁骨下静脉置管的感染率比较及预防》[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1,21(19):4038-4039. [3] 赵春玲,叶利军,周纪妹。《PICC与锁骨下静脉置管临床应用的观察与探讨》[A],中华护理学会全国静脉治疗护理学术交流暨专题讲座会议论文汇编[C],2010年. [4] 王晶波,王丽辉.《锁骨下静脉置管在肿瘤化疗中的应用与护理》[J];中国实用医药;2011年15期. [5] 谭海梅,伍美娟,陈秀强,等.《肿瘤患者行PICC置管的临床观察与护理研究》。实用护理杂志,2009,15(11):317-318. [6] 东文霞,乔爱珍,李新华.《PICC插管与锁骨下静脉插管在血液病患者中的应用比较》,中华护理杂志,2008,38(1):31-33. [7]张莉,闫廷容,周家梅等.《PICC与CVC置管在胸心血管外科患者中的应用效果观察 》[期刊论文] ,护士进修杂志2009(19). [8]覃芳红,韦柳青。《 颈外静脉与锁骨下静脉穿刺置管在ICU中应用对比研究》 [期刊论文] ,广西医科大学学报,2008. [9]马琳玉,廖敏,邓作勇,张世群.《 急性白血病患儿使用两种长效深静脉通路的效果比较》,[期刊论文],护理学杂志2011(13). [10]李云霞,袁媛,罗伟萍。《 休克病人经颈外静脉行中心静脉置管27例经验介绍》,[期刊论文] ,中国保健营养(中旬刊),2012(5).

第四篇:PICC与传统中心静脉导管在神经外科护理中的对比研究

黎嘉丽 陈桂丽 邹志红 王胜文 郭梦颖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神经外科 中国广州 510630 【摘要】目的:对神经外科需要留置中心静脉导管的患者的两种中心静脉导管护理情况进行对比研究。方法:将从2008年至2010年神经外科需要留置中心静脉导管的患者104例,随机分为传统中心静脉导管(CVC)组及经外周穿刺中心静脉导管(PICC)组,对比其置管时间,管道停留时间,并发症发生情况及护理情况。结果:两组置管时间无明显差异,PICC组置管成功率较高,PICC组导管停留时间较CVC组长。CVC组发生穿刺点局部感染率较高(P<0.01),PICC组未出现穿刺相关并发症,主要并发症为静脉炎。结论:经外周穿刺中心静脉导管管道停留时间长,穿刺并发症少,护理简便,值得神经外科临床护理应用中推广。 【关键词】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导管;中心静脉导管;神经外科;护理

Comparative Study of Peripherally Inserted Central Catheter and Central Venous Catheter in Nursing of Neurosurgery LI Jiali WANG Shengwen Zou Zhihong GUO Mengying Neurosurgery Department, The third affiliated hospital of Sun Yat-Sen University, Guangzhou, China 510630 Abstract: Objective: To study Nursing situations between two different types of central venous catheters in neurosurgery patients. Method: 104 inpatients of neurosurgery department from 2008 to 2010 who needed to indwelling central venous catheter were randomly separated into two groups which was central venous catheter group (CVC) and peripherally inserted central catheter group(PICC). The time of insertion, duration time, complication rates and nursing situations were compared between these two groups. Result: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the insertion 作者简介:黎嘉丽,女,护理师,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神经外科,Tel:13724064218,E-mail:534894514@qq.com times, however, PICC group had higher insertion success rate and longer catheter dwell time. At the same time, CVC group had more catheter-associated infection than PICC group which had no insertion-associated complications and phlebitis as the major one. Conclusions: There was longer dwell time in PICC with fewer puncture complications and easier for nursing and was worth to promote application in neurosurgery clinical. Keyword: Peripherally Inserted Central Catheter(PICC); Central Venous Catheter(CVC); Neurosurgery; Nursing

神经外科患者大部分存在住院时间长,需要长期静脉输液及胃肠外营养的特点,而且静脉输注液体中包括有20%甘露醇、3%-5%氯化钠溶液、脂肪乳等高渗性及对外周静脉刺激性较大的液体,经外周静脉长期输注容易产生静脉炎、静脉血栓等并发症,因此在该部分患者有需要手术前后留置中心静脉导管。传统的中心静脉导管已应用于临床多年,应用效果已得到广泛肯定。近几年,随着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导管应用在重症病房使用的逐渐推广[1],是中心静脉导管使用的选择有所增加。但其两者在置管、护理等过程中的对比研究仍较少,本文就我院神经外科自2008年至2010年留置中心静脉导管的患者对比研究进行报道。 1 临床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情况

选取我科自2008年1月至2010年12月住院治疗需要留置中心静脉导管的患者106例,其中男54例,女52例,年龄28-73岁,平均年龄(52.3±17.4)岁。随机将患者分为传统中心静脉导管(CVC)组53例、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导管(PICC)组53例进行对照研究。两组患者男女比例、年龄组成、疾病严重程度等经成组t检验及秩和检验分析无明显统计学差异。 1.2 穿刺方法

CVC组患者导管由临床工作5年以上医师进行操作,穿刺采用管径6Fr,长度为20cm的单腔深静脉导管(美国Arrow公司生产)。穿刺部位包括右侧颈内静脉、右侧锁骨下静脉,穿刺点经常规消毒铺巾,根据各自体表定位点进行穿刺,置管成功后体外导管段固定于穿刺点附近皮肤上。PICC组置管由经过医院PICC管理学习小组培训合格具有资质的护士进行穿刺操作,PICC管道采用管径4Fr,长度为60cm的经外周静脉穿刺套件(美国Bard公司生产Groshong NXT)。穿刺外周静脉选用双侧贵要静脉、肘正中静脉、头静脉,穿刺静脉成功后,延静脉走向缓慢轻柔送入导管,送管过程中嘱患者穿刺侧上肢外展90°,以拉伸腋窝部位血管使送管更顺畅。送入至预定长度后停止送管并临时固定,置管后经胸部前后位X线片确定导管尖端位置,如位置过深或过浅,则再根据影像学测量数据调整管道深度,最终固定体外段导管。 1.3 导管护理维护

两组患者置管后使用肝素生理盐水(浓度为50U/mL),每天补液后封管。每周更换正压肝素帽1次。CVC组导管穿刺点每天消毒更换辅料,PICC组穿刺后前3天每天消毒更换辅料,此后每周消毒更换辅料1次。 1.4观察指标

置管时间,从消毒铺巾至最终导管固定为止。穿刺成功率,一次穿刺1为一针穿刺成功或统一穿刺点3次以下的血管探查动作;二次穿刺为一次穿刺失败后另选穿刺点穿刺;三次穿刺为第3次选择穿刺点。导管留置时间,从留置导管当天开始至拔出导管时间。导管相关并发症:包括穿刺过程出现的误穿动脉、穿刺所致的气胸、血气胸、心包积液、心律失常,穿刺局部血肿形成,导管相关血行感染,局部感染,机械性或化学性静脉炎,导管堵塞等的发生率。导管相关血行感染根据拔管前的血培养及拔管后导管尖培养结果结合分析诊断。 1.5 统计方法

将两组数据进行对比统计分析,根据数据类型分别采用成组t检验、χ2检验采用SPSS 17.0进行,以P<0.05视为有统计学差异。 2 结果

2.1 导管穿刺时间

两组导管穿刺时间已每10分钟作一分界点,分为4段(表1)最长置管时间为42分钟,最短时间为8分钟,两组平均置管时间分别为CVC组25.68±3.48分钟,PICC组27.18±3.94分钟,经成组t检验进行统计分析,t=1.18,P>0.05提示两组导管穿刺时间无明显统计学差异。

表1 CVC组与PICC组穿刺时间比较

CVC组(n=53) PICC组(n=53) 2.2 穿刺成功率

CVC组穿刺次数为72次,其中13例患者需二次穿刺置管,5例患者需三次穿刺置管一次穿刺成功率为66.04%,总成功率为100%。导管置入深度为12cm-15cm,平均深度为(13.4±0.34)cm。PICC组穿刺次数为56次,其中3例需二次穿刺置管,一次穿刺成功率为94.34%,总成功率为100%,导管置入深度为38cm-52cm,平均深度为(44.27±2.14)cm。两组一次穿刺成功率行χ2检验,χ2=7.36,P<0.01,提示两组穿刺有统计学意义。 2.3 导管相关并发症

两组均有相依并发症发生(表2),其中CVC组未发生静脉炎,PICC组未发生导管相关脓毒症、误穿动脉、导管脱出、穿刺导致的气胸或血气胸。通过统计分析发现CVC组穿刺点局部感染率高于PICC组,并有统计学差异(P<0.01)。其他导管堵塞、造成患者心律失常等并发症统计对比无明显统计学差异。2例导管相关脓毒症的患者经血培养及导管尖端培养明确,分别培养出肺炎克雷伯杆菌及铜绿假单胞菌,经拔出导管及正规疗程足量静脉抗生素治疗后感染控制。发生静脉炎的患者均为PICC组,其中包括机械性静脉炎2例,化学性静脉炎3例。本研究中未出现静脉血栓形成。

表2 CVC组与PICC组导管相关并发症发生率的对比

感染性并发症

穿刺点局部感染

导管相关脓毒症 非感染性并发症

误穿动脉

CVC组(n=53)

12(22.64%) 2(3.77%)

6(11.32%)

PICC组(n=53)

2(3.77%) 0(0)

0(0)

P值

0.004 0.475 0.036 <10min 2 4

10~min

16 18

20~min

32 29

≥30min

平均时间(min) 25.68±3.48 27.18±3.94

3 1

导管脱出

导管堵塞

气胸/血气胸

心律失常

局部血肿形成

静脉炎 2.4 导管留置时间

3(5.66%) 8(15.09%) 1(1.89%) 4(7.55%) 8(15.09%) 0(0)

0(0) 10(18.87%) 0(0) 5(9.43%) 1(1.89%) 5(9.43%)

0.241 0.605 1.000 0.727 0.037 0.067

CVC组导管停留时间为7-45天,平均(24.3±6.2)天,其中14例由于考虑导管相关感染并发症拔除导管并作管尖培养及血培养,6例患者带管至死亡,7例患者由于导管堵塞拔管,其余均在完成治疗后顺利拔管。PICC组导管停留时间为10-73天,平均(35.4±8.5)天,其中2例由于严重静脉炎拔除导管,7例患者带管至死亡,10例患者由于导管堵塞拔管,其余患者在顺利完成治疗后拔管。两组患者导管停留时间行成组t检验进行统计分析,t=2.41,P<0.05,提示两组导管停留时间存在统计学差异。 3 讨论

神经外科大部分患者病情较重,有部分患者意识状态长期处于昏迷,需长期静脉输注补液及胃肠外营养支持治疗。而静脉输液中的液体中包括20%甘露醇、高渗氯化钠溶液(3%-5%)、脂肪乳、氯化钙注射液、多巴胺等渗透压高、刺激性强、pH值偏酸性(3.5-6)类型。如果长期经外周临时静脉途径输注[2],容易造成化学性静脉炎,如补液过程中外渗还可能造成局部皮肤坏死、溃疡等可能。因此在神经外科输液护理中,常有必要对此类患者留置中心静脉导管。在我科所使用的中心静脉导管中,包括传统经颈内静脉或锁骨下静脉穿刺的中心静脉导管(CVC)和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导管(PICC)两种。国内外就两种导管应用进行相应研究,提示两种导管在临床应用中各有利弊。

在导管穿刺过程中,CVC穿刺直接传入近心段的较粗大静脉,且仅通过体表标志进行定位进行穿刺,属于盲穿,穿刺成功率相对较低。且穿刺部位临近重要组织较多,容易造成误穿动脉、气胸或血气胸等情况。而PICC通过外周静脉穿刺,解剖结构相对固定,且血管浅表,重要临近结构不多,穿刺成功了较高。在本研究资料统计比较中,两组穿刺置管时间之间并无明显统计学差异,但穿刺成功率有明显统计学差异,提示在相近的穿刺时间里,PICC置管的成功率较高。穿刺次数减少,必然减少因穿刺造成的副损伤,包括减少误穿动脉(P=0.036)及穿刺局部形成血肿(P=0.037)的可能。这与国内外多个研究的结果相符[1,3]。同时导管穿刺后并发导管脱出在统计学上无明显差异(P=0.241),但分析原因在于CVC导管由于管道短,停留深度浅,固定部位皮肤活动度大,造成导管容易脱出。

感染相关并发症是留置中心静脉导管中备受关注的问题,国内外多项研究中均有不同程度的关注[1,5,8,10]。感染相关并发症包括穿刺点局部感染及导管相关的血行感染(脓毒症)。为减少穿刺局部感染的机会,在导管日常护理中,CVC组导管穿刺部位常规每天消毒更换辅料,而PICC组除穿刺后前3天每天消毒更换辅料外,此后均行每周更换辅料。尽管本研究中CVC组消毒频率叫PICC组高CVC组,但局部感染率仍明显高于PICC组(P=0.004),且出现2例患者明确导管相关脓毒症,且血培养及管尖培养的细菌菌落与呼吸道培养结果相符。分析其原因主要是神经外科患者部分由于长期昏迷,需要行气管切开,且呼吸道多有感染存在,CVC管道穿刺点距离气管切开部位近,容易受到局部细菌的污染,导致穿刺局部容易发生感染及炎症反应,如感染细菌毒力强,易于发展成为血行感染。同时由于感染机会高,导致CVC组导管留置时间较PICC组缩短。

从研究结果中可以明显发现,导管堵塞两组比较无明显统计学差异,与文献报道结果相近[1,5,6],有文献报道导管堵塞与静脉血栓形成有关[7],护理上主要在输液后使用肝素盐水冲管及正压封管,减少堵塞发生,也有报道管道赌塞与长期输注胃肠外营养溶液有关[5],并提出使用0.5mol/L的氢氧化钠溶液定期冲管,可有效减少因营养液内物质粘附于导管壁导致堵塞。穿刺过程引起的心律失常亦有发生,但发生率不高,且两组对比无统计学差异,其原因主要是因为导管放置位置过深,刺激右心房引起[4,9],因此导管放置深度应位于上腔静脉与右心房交接以上2cm为宜[9]。静脉炎是PICC组主要发生的并发症之一[2,3],其中包括穿刺早期出现的机械性静脉炎和后期出现的化学性静脉炎,临床上主要表现为延导管走行的静脉表皮红肿,局部皮温升高,疼痛,触摸静脉僵硬。由于PICC组导管是经外周静脉穿刺,穿刺过程中导管对外周静脉仍有一定的刺激,随着导管材料的不断更新,且通过穿刺过程中送管操作轻柔,由穿刺造成的机械性静脉炎的发生逐渐减少。本研究中PICC组共出现5例静脉炎,其中机械性静脉炎2例,化学性静脉炎3例,在发现静脉炎后作出积极处理,包括局部热敷、理疗,局部利多卡因封闭等,静脉炎有一定的缓解,最终仍有2例因静脉炎控制欠佳拔出导管,且均为化学性静脉炎,提示在静脉输液中刺激性液体对静脉造成的刺激较大,单纯局部理疗封闭较难缓解炎症反应。

中心静脉导管在神经外科中应用广泛,PICC作为其中一种导管对比传统中心静脉导管的一定优势,其导管穿刺成功率高,导管留置时间长,护理管理简便,并发症发生率低,尤其是导管相关感染并发症,在神经外科今后的临床工作中有推广应用价值,但需注意掌握好病例选择。在外周静脉条件较差、穿刺有一定难度时,仍应选择传统中心静脉导管。 【参考文献】

[1] 李建华,胡稻,李艳等.PICC在神经外科重症监护室的临床应用[J].江西医药.2008,40 (8) :491-493. [2] 谢新平,严云丽,张红霞等.三向瓣膜式PICC置管后静脉炎原因分析及其对策[J].护理学杂志.2005,20(15):35-36.

[3] 李旭英,谌永毅,袁忠. 成立PICC护理小组对降低PICC置管并发症的作用[J].齐鲁护理杂志.2009,15 (5):117-118. [4] 颜琬华,郑春辉.应用PICC导管异常情况的分析及植入后护理[J].当代护士.2005,(5):64-65. [5] 朱小平,仓静,蒋豪. 548例中心静脉营养导管留置与维护[J].中华麻醉学杂志.1999,19(4):221- 223. [6] 黄秀红,李 洁,魏秀霞. 重症颅脑损伤患者应用PICC效果观察[J].山东医学.2004,44(29):18-19. [7] Evans RS, Sharp JH, Linford LH, et al. Risk of symptomatic DVT associated with peripherally in- serted central catheters [J]. Chest. 2010,138(4):803-810. [8] Ajenjo MC, Morley JC, Russo AJ, et al. Peripherally inserted central venous catheter-associated bloodstream infections in hospitalized adult patients[J]. Infect Control Hosp Epidemiol. 2011,32 (2):125-130. [9] Fletcher SJ, Bodenham AR. Safe placement of central venous catheters: where should the tip of the catheter lie?[J] Br J Anaesth. 2000,85(2):188-191. [10] Leung TK, Lee CM, Tai CJ, et al. A retrospective study on the long-term placement of peripherally inserted central catheters and the importance of nursing care and education[J]. Cancer Nurs. 2011 Jan-Feb;34(1):E25-30.

第五篇:土建与装修移交表格汇总

铝合金窗框安装移交表(主体单位移交)

移交内容

移交单位:

接收单位:

窗框安装位置是否按设计要求进行预留。

窗洞边垂直度、标高是否达到设计要求。

窗洞口数量是否达到设计要求。

防雷接地引出点是否符合要求

铝合金窗框移交表(安装单位移交)

移交内容

移交单位:

接收单位:

窗框安装位置是否达到设计要求。(含窗扇完成)

窗框安装垂直度、标高是否达到设计要求。

窗框表面是否干净、保护膜是否完整。

窗框接地是否符合要求

监督单位:

监督单位:

楼梯、阳台栏杆安装移交表(主包单位移交分包)

移交内容

移交单位:

接收单位:

水电、消防各种管道是否干净。

墙面抹灰是否完成。

楼地面是否完成,楼地面是否干净。

是否有防雷接地引出点

楼梯、阳台栏杆刷面漆移交表(分包移交给主包)

移交内容

移交单位:

接收单位:

栏杆验收是否合格(含接地测试)

水电、消防各种管道是否干净。

楼地面、墙面是否干净。

监督单位:

监督单位:

双飞粉/内墙砖施工移交表(主包单位移交分包)

移交内容

移交单位:

接收单位:

水电、消防各种管道是否干净。

墙面抹灰是否完成,楼地面是否干净。

栏杆是否完成,表面是否干净。

双飞粉/内墙砖施工移交表(分包移交给主包)

移交内容

移交单位:

接收单位:

墙面双飞粉/墙砖是否完成

施工范围是否无污染

监督单位:

监督单位:

分户门移交表(主包单位移交分包)

移交内容

门洞安装位置是否按设计要求进行预留。 门洞边垂直度、标高是否达到设计要求。 门洞口数量是否达到设计要求。

移交内容

门安装位置是否按设计要求。

门是否变型,保护膜是否完整,清洁,是否损坏。 门开启是否灵活,钥匙齐全,完整。

移交单位:

接收单位:

分户门移交表(分包单位移交主包)

移交单位:

接收单位:

监督单位:

监督单位:

外墙漆移交表(主包单位移交分包)

移交内容

水电、消防各种管道是否干净。

墙面抹灰是否并达到规范要求。

外窗框是否完好、清洁、保护膜是否完整。

移交内容

水电、消防各种管道是否干净。 面漆是否完成、是否污染。外窗框是否完好、清洁、保护膜是否完整。

移交单位:

接收单位:

外墙漆移交表(分包单位移交主包)

移交单位:

接收单位:

监督单位:

监督单位:

室内防水移交(总包单位移交分包)

移交内容

移交单位:

接收单位:

基层是否达到施工要求 水电、消防各种管道是否安装

完毕

场地内无设备,建筑垃圾,杂物,具备施工条件

室内防水移交(分包移交总包)

移交内容

移交单位:

接收单位:

防水施工是否按设计要求完成

蓄水试验是否合格

场地内无设备,建筑垃圾,杂物,具备施工条件

监督单位:

监督单位: